生活旅遊
2019-04-24-星期三
 
 




韓哈佛演講:蔡政府兩岸政策空洞 非人民期待
 
(記者陳聿歆綜合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在美國哈佛大學閉門座談,先發表演講後,與在場師生進行1個多小時問答交流,韓國瑜整場演講近半個小時,隨後90分鐘開放現場師生問答,他表示,想當年在政大東亞所讀書時,對費正清中心總想一探究竟,如今來到這個知識殿堂,也和學者們交個朋友。

韓國瑜在台灣時間今早在臉書分享在哈佛演說的片段,稍早的演講開場,韓國瑜鉅細靡遺介紹去年高雄市長選舉期間,介紹他如何從不被看好到贏得選戰,並分析費正清中心最關心的兩岸關係狀況。韓國瑜認為,蔡政府上任短短3年內,國際社會再次擔心台海兩岸可能爆發衝突,而戰爭暴力是台灣人民不希望看到的。

他認為,九二共識具體可行,而他所謂九二共識,當然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國民黨執政8年期間,正因為承認九二共識,北京沒有拒絕與台灣互動,那段時間內,台灣簽署了許多國際協議,參與國際活動,更多國家給予台灣免簽證。

韓國瑜尤其強調「經濟的重要性」,他更藉由這場演講向蔡英文政府喊話,如果他們不願承認九二共識,就要想一些新的說法及措施,以維護兩岸和平,確保台灣經濟發展,他們必須要以某種方式讓台灣人民持續活在自由民主的生活環境中,但截至目前為止,「蔡政府在這方面顯得相當空洞」。人民想要安定,但總統蔡英文一直在說,台灣可以抵擋中國大陸的攻擊直到盟軍來為止,行政院長說一隻掃帚都要拼到底,這些暴力和流血的景象不是人民所期望的。

韓國瑜再次重申,美國是中華民國非常重要的朋友,一直是我們在經濟、安全、軍事、政治方面的盟友,「我們不能也不應該因為無法妥善處理兩岸關係,而拖累我們的美國朋友」;和美國交朋友是一回事,但把與美國的友誼視為理所當然又是另一回事,我們必須承擔維持台海和平的責任,台灣人民才能生活在民主、繁榮之中。

以下是韓國瑜演講原稿;

在台灣,有很多人稱我為“農產品供應商”。主要是因為我在參加市長選舉之前曾在當地一家農產品營銷公司工作。媒體經常用“腳踏實地”這個詞來形容我,而且很少有人為我的卑微起源和我相當直接和未定義的語言命名我“鄉村土包子”。那麼今天,來自台灣的這個光頭鄉村土包子站在你面前,在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大學之一的校園裡:哈佛!幾個月前,許多人無法想像這一點,即使是在他們最瘋狂的夢想中!

今天是什麼把我帶到了哈佛,就是去年11月,我在台灣南部贏得大選,沒有人認為我有可能獲勝。此外,人們說我單槍匹馬地改變了台灣的政治。他們把這種廣泛傳播的政治潮流稱為“韓流”或“韓波”。

但是,我不相信“hanliu”或“Han Wave”,因為我非常清楚是什麼把我帶到了市長的位置並且今天和你說話,不是我個人,而是人民的意志。台灣人民,尤其是高雄人民,已經擁有足夠的非生產性政府,足夠的意識形態操縱,以及足夠可憐的政客,他們只會在沒有做出有價值的行動的情況下進行談話。

我們成功背後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偉大的人。這是因為台灣現任執政黨沒有做好。他們讓人們失望,所以人們想要不同的東西。事實上,台灣人民不僅不喜歡民進黨,而且厭倦了所有傳統政治家。特別是那些提出花哨的口號和空洞承諾的政治家。他們不知道,他們不關心人們真正需要什麼。他們只談談話,但我,我走路了。

我走向各行各業的人們,重點是社會弱勢群體。我堅持每個月在不同的地方過夜,以接近他們的現實生活。我住在一個孤兒院,一個漁民協會,一個出租車司機的家,並將留在許多其他地方。我也走向世界,走向中國大陸,走向東南亞,走向美國,希望走向世界其他地方。這不是因為我喜歡成為福克先生,他在81天內環遊世界,但因為高雄應該獲得更多的知名度和機會。高雄已被隔離並關閉太久。結果,經濟和人口正在悲慘地下降。我們需要走向世界,推廣我們的產品和產品,吸引更多的遊客,並實現我所倡導的,

你可能很好奇我怎麼這麼腳踏實地而不是一個陳規定型的政治家。實際上,有一次,我是人們瞧不起的政客之一。我擔任議員和國會議員超過10年。有一天,我開始面對我作為政治家做得不好的事實,所以我決定不競選下一輪選舉。因此,我從上層掉到了地上。從那以後,我一直在腳踏實地,現在作為市長留下來。我知道人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 我是其中之一,我對政府抱有希望,掌權者可以為我們做好事。我知道內心深處的人民需求簡單而謙遜。人們希望享受和平與安全; 想要一個可以完成任務的政府; 想賺錢; 最重要的是,想擁有美好的生活。

當我第一次在高雄定居時,我曾擔任國民黨高雄分會的主任,我們根本沒有資金。民進黨統治了高雄20多年,所以沒有人認為我甚至接近勝利。我很難籌集競選資金。因此,當我宣布參加市長競選時,我的口號是“一瓶礦泉水和一碗滷肉飯。”這是我在集會和集會上向支持者提供的全部 - 大多數時候,沒有滷肉飯,只有一瓶水!然而,我這樣做的原因不僅是因為我們缺錢,還因為我想以不同的方式做事。我不會成為人們不喜歡的政治家。“一瓶水”完全違背了傳統的競選方式。

有一句古老的說法是“只要你有錢,你就不需要學習如何贏得大選。”當時高雄的很多人警告我,要贏得選舉是不可能的。我什麼都沒有,我的手是空的,所以這使我成為一個非陳規定型的候選人。我趴在地上,與人群一起向下靠近他們。來到我的集會和聚會的人不在那裡贈送禮物或自助餐,他們來支持!

我給他們什麼以換取他們的支持?一個回應,一個對他們的擔憂和焦慮的回應,一個如此直言不諱的反應,只有一個國家的土豆皮會向人們大聲說出來:我們想賺大錢!你可能熟悉我的競選口號,“或出的去,人進得來,讓高雄發大財。”和“100%為了更好的經濟,0%用於政治計算。”現在,台灣充滿政治計算,特別是在海峽兩岸政策。令人遺憾的是,台灣經濟已經完全壓縮,沒有增長空間。我聽了人民的意見,這不是他們想要的!人們真正想要的是更好的收入,良好的生活,與中國大陸的和平以及相互尊重。這就是為什麼我為了更好的經濟而做100%,為政治計算做0%。

與此同時,作為一個嚴重以貿易為導向的地區,我們最糟糕的惡夢就是被邊緣化。當世界各國積極推動自由貿易,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和參與區域經濟一體化時,台灣被排除在外,這對我們的經濟發展來說是不可取的。實現區域經濟一體化的複雜性和困難是建立在兩岸關係的基礎之上的。對台灣的任何政治領導人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確保台灣不被排除在重要的國際活動之外。

沒有人希望生活在不穩定和混亂之中。我們都非常清楚,對台灣的唯一軍事威脅來自北京。就像我一次又一次地說,我們毫不懷疑台灣人民決心爭取民主。但與此同時,我們不能懷疑北京統一的決心。雖然加強我們的防禦能力很重要,但我們不能對北京擁有巨大的軍事力量這一事實視而不見。我們要做的是爭取與中國大陸和平共處,用智慧避免潛在的衝突。這是台灣人民所需要的。我們需要面對中國大陸上升的事實,並避免不必要的對抗。畢竟,“戰爭沒有勝利者和平安,沒有失敗者”。

然而在這短短的3年裡,國際社會再次擔心台灣海峽可能爆發衝突。北京再次以軍事力量威脅統一。蔡總統正在談論在國際援助到來之前台灣可以堅持多少天。我們行政院的總理正在談論將戰鬥帶到街頭,用拳頭和掃帚打架。這些暴力和流血事件不是台灣人民所希望的!

我相信“出口貨物,歡迎人民,讓高雄繁榮”,是高雄人民所希望的,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92共識是切實可行的。我對92共識的看法自然是基於憲法和法案的“一個中國,各自的解釋”,當然不是“一國兩制”,如澳門或香港。有人說北京不承認“一個中國,各自的解釋。”我想指出,在國民黨統治的8年裡,由於國民黨對“共識”的立場,北京當然沒有拒絕與我們互動。事實上,在這8年中,我們簽署了許多協議,參加了許多國際活動,更多的國家給予了我們簽證豁免的地位。

在我作為高雄市長的競選過程中,我強調了經濟的重要性。我對海峽兩岸關係的基礎是'92共識。我贏得選舉表明,台灣人民並沒有拒絕我對此事的立場。我公開向蔡總統和她的政府大聲喊叫。如果他們不願意承認'92共識,那麼他們必須設想一些新的理想和具體措施,以便維持台灣海峽的和平與安全,確保台灣的經濟發展。他們必須以某種方式使台灣人民繼續生活在自由民主中。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空了。

毫無疑問,美國是台灣中華民國的重要朋友。在經濟,安全,軍事和政治方面,美國一直是我們的盟友。我們制定了“共同防禦條約”,之後我們制定了“台灣關係法”,為台灣提供了軍事防禦能力。美國也是我們重要的貿易夥伴,多年來我們的共同合作為台灣提供了一個安全和平的環境,使我們的經濟和政治發展得以實現。我們不能也不應該拖累我們的美國朋友,因為我們無法有效地處理過海峽兩岸關係。與我們的美國盟友建立聯繫是一回事,但是將美國友誼視為理所當然。

總而言之,我贏得選舉的原因是因為高雄人民同意我的腳踏實地呼籲振興經濟和維護穩定。實際上台灣的大多數人都非常希望,在我腳踏實地的表達中,“台灣是安全的,人民是富裕的。”因為這是哈佛,今天在這里肯定有很多基督徒朋友,我想帶一個腓立比書“聖經”中的經文作為我的結尾語。“忘記背後的東西,緊緊抓住未來的局面,我向著目標前進。”

我繼續走路,這就是腳踏實地的力量。沒有腳在地上,我們不能走路。

再次感謝您邀請我,非常感謝您的聆聽。謝謝!
2019/4/12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