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4-26-星期五
 
 




檢討國親系列: 泛藍大聯盟總幹事鍾維君(二)
 
(記者黃安平/美西電訊)

鍾維君十七歲就入黨,但他離開台灣已三十年,2000年大選之後,國民黨已在野的狀況,才應邀替國民黨效力,在此艱困與尷尬的時候投入,有其家學淵源,鍾維君表示,高中時念蔣緯國興辦的宜寧中學,同學多半是軍人子弟,畢業之後幾乎都進入軍校,有的當飛官,其後殉職的很多。鍾維君則於文化大學畢業之後,在華視當導演,與華視有多年的賓主關係。

除了學校的愛國風氣薰陶,也因為當時父親任職黨部的產業公司—台糖,負責組訓的工作,為了宣揚三民主義,三七五減租的國家政策,父親組織了台糖宣傳列車,深入鄉村,與當地居民打成一片,是少數真正深入民間的外省人,鍾維君說,愛鄉愛國的情懷,從小就建立,當時不分本省外省,大家都使用彼此的語言,自己台灣話也講得十分流利,從不認為台灣不是自己的土地。

回想當年國軍古寧頭大戰大捷,大家一起送鞭炮慶祝,八二三炮戰死傷許多認識的人,大家又一起送糖送米到家屬家中,這種休戚與共,同悲同喜的情景,鍾維君說,從那個時候自己就與台灣有不可分割的感情。

在228事件中,大家只知道有一些台灣人死傷,但外省人也死傷不少,因為那時引起台灣同胞仇視外省同胞的情節,互相常有毆鬥,所以外省同胞無端犧牲的也不少,鍾維君說,當時自己雖是外省人,不但沒有被圍毆的情事,反而受到當地農民的保護,因此當時已被認同為鄉民的一份子。

鍾維君在念大學之前,因父親工作的關係,住遍中南部的鄉村,因此台語說得比一般人道地,大學畢業服役期間,被選拔為三民主義巡迴教官,在鄉村即用台語演說,鍾維君說,在台灣從沒有身處異鄉之感,至今雖離開台灣已經三十年,在美國的時間比台灣還長,自己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

對於民進黨這幾年,不斷的以台灣人,外省人等名詞造成人民心中的族群分裂感,甚至以外來政權形容國民黨,試圖否定國民黨在台五十年的基楚建設,以及經濟上所締造的成果,鍾維君深不以為然,他認為此舉只是選舉時爭取選票的訴求,但實質上只會造成台灣社會對立,兩岸緊張而已。

國民黨遷台之後,即以台灣為建國基地,因此實施三七五減租,縮短貧富差距,以安定民生,繼而致力經濟、教育、科技建設,數十年間與台灣人民共同流血流汗,為這塊土地打拼,本省人與外省人已是無法分割的關係,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也已深入民間,其固有優美文化與思想道德,也在台灣土地上傳承,鍾維君說,台灣與中國的同文同種,不是民進黨可以切斷的關係。

鍾維君表示,自己效力國民黨的原因是,國民黨在執政期間,啟用本省人士,用國家考試制度培養與鄰選人才,並無族群的問題,同時希望台灣能保有中國文化,將來兩岸能和平統一,這才是台灣2300萬人民真正的期待與福祉。(3之2)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